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无·阿超

——一个享受爱情的人是快乐的人

 
 
 

日志

 
 
关于我

凡事顺其自然,遇事处之泰然,得意时淡然,失意时坦然! 本博客所有文字及图片如可能涉嫌侵犯他人合法权益请及时向本人反馈拾无·阿超将会尽快移除!!

退魔之蝶变(转)  

2006-05-07 20:40:38|  分类: 歌曲影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是深夜,整个校园显得十分的冷清。昏黄的路灯下,两个身影纠缠着。许久许久,才不舍地分开。不难想象,这对年轻的男女正诉说着绵绵情话。
  忽然一只闪着蓝色莹光的蝴蝶翩然地飞舞到女子眼前。
  女子注视着蝴蝶的轻舞,由衷地发出赞叹,
情不自禁地伸出纤细的手指。那只蝴蝶仿佛有灵性一般婀娜多姿地停在女子的指尖,美丽的翅膀慢慢扇动着。
  突然女子发出一声惨叫,狠狠甩动手指。
  “怎么了?”男子不明所以地问。
  “好痛!”
  女子哀叫着,可是怎么也甩不掉栖息在指尖的蝴蝶。鲜红的血珠从白皙的指尖渗出,可是很快就被蝴蝶吸食。
  男女惊讶地看着妖异的蝴蝶,感觉到一种莫明的恐惧在心中滋生。男子鼓足勇气,用力捉住蝴蝶的翅膀,使尽全力扔在地上,一脚踩上去碾了又碾。移开脚,蝴蝶的身体像黑色的划痕残留在地上,破碎的翅膀仍幽幽地发着蓝光。
  两人心底都生出一股恶寒,女子惊恐地说:“天哪,这是什么鬼东西?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男子正要点头,又一只发着蓝光的蝴蝶翩然出现在两人之间。两人呆呆地站着,直至蝴蝶停在男子肩头开始吸血,男子才从尖锐的疼痛中醒来。他发疯似地把蝴蝶扔到地上,死命地踩着。
  “又是两只。”女子的声音因恐惧而变得尖细。
  男子闻声猛地抬头,却看见女子身后出现了约摸二三十只这样的蝴蝶。
  “快跑!”男子一把拉过女子的手开始狂奔。
  蝴蝶悠然地扇动翅膀,紧追不舍。越来越多的蝴蝶向两人聚拢,成百上千只蝴蝶形成了一大片发出鬼异蓝光的云朵包围了这对年轻男女,他们已无处可逃。男子徒劳的挥动双臂企图赶走这群吸血恶魔,然而一只只的蝴蝶却牢牢地钉在他的双臂。越来越多的蝴蝶停在两人的身上直至他们的身体被完全覆盖。他们想发出惨叫,可是蝴蝶乘机飞入咽喉充斥了整个口腔。满是蝴蝶的两具身体无声地痛苦扭动着,砰然倒在地上。一些蝴蝶被压死,但更多的蝴蝶继续附着到蛇一样扭动的身体上。
  忽然,层层交叠的蝴蝶燃起一团青色的火焰,所有的蝴蝶都被烧得无影无踪。但为时已晚,原本充满活力的两具肉体早已被吸食得尤如干尸。
  一名容貌清秀的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两具干尸的旁边。她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死去的两人,然后仰望悬于漆黑夜空的一钩鲜红新月,喃喃自语:“已经开始了吗?”


  虽说已是初春,但早上仍有些寒冷。我缩了缩肩膀站在女生宿舍区的大门外,开始后悔没多穿件衣服。抬眼望去,像我这样一大清早等女友一起上学的傻小子还真不少。
  别的学校是男女生不同楼,我们学校是不同区。更绝的是,男女宿舍区之间刚好隔了条人工运河。所以学生私底下都管女生宿舍区为织女区,那条运河就成了银河,当然河上的那座桥自然就成了鹊桥了。本来是管男生宿舍区叫牛郎区的,可后来所有男生都觉得实在难听,所以现在除了女生偶尔说说,男生是再也没人这么说了。一般情况下,男生不能进女生宿舍区,所以一大堆怨男就只好在门外苦苦守候了。
  认识女友有两年了。老实说,到现在我也没搞清倒底是不是爱她。不过,我是公认的帅哥,她是公认的美女,周围的人都认为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于是顺理成章的,我们就在一起了。否则,我是中文系的,她是生物系的,八竿子也打不着。女友对动植物真是十分的感兴趣,尤其喜爱蝴蝶。她对蝴蝶的喜爱简直到了偏执的地步。假期时,她最爱拿着捕蝶的器具到郊区的山里晃荡,偶尔捕到了一两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就会高兴得兴奋好几天。她的父母给她取了蝶这个名字,真是有先见之明。
  不过,我不喜欢蝴蝶,甚至可说是厌恶。才开始和蝶交往的时候,蝶不知道我讨厌蝴蝶,我也试着去配合她。每每捕到蝴蝶,她就会献宝地带我到生物实验室看。可是渐渐的,我发现我错了。我根本无法改变对蝴蝶的厌恶,越是漂亮的蝴蝶就越是让我恶心。正如蝶毫无理由的狂恋蝴蝶,我对蝴蝶的厌恶也是毫无理由的,这种厌恶根本就是从娘胎里带来的。终于有一次,我被一只色彩出奇炫丽的蝴蝶恶心得再也无法抑制,当着蝶的面大吐特吐,她才惊觉我对蝴蝶的厌恶深入骨髓。从此,蝴蝶成为我们之间禁忌的话题。
  除却蝴蝶的问题,蝶对我来说就是个完美的女友。惊人的美貌,高挑的身材,优雅的举止,出色的学业~~总之,让人没有理由不爱她。

 不过今天,她的动作确实有些慢。我有些不耐烦地再看了眼手表,开始无聊地向四处乱看。无意中看见不远处站着个女子,她好象正在看我。这种情况我见怪不怪,因为我出色的相貌,经常吸引女生的眼光,所以我满不在乎地看着她。可是她并没有像大多数的女生露出娇羞的神情别开脸去,依旧平静的看着我。我有些惊讶,开始细细打量那个女子。她大约二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黑色的紧身毛衣和黑色的牛仔裤,外面罩一件深红色的风衣。长相至多是清秀,身形纤瘦,大概1米60左右,和蝶自然是没法比。她无声而又执拗地看着我,却让我觉得她有千言万语要对我倾诉。
  “阿扬!”
  我猛得回神,原来是蝶。
  蝶有些不满地看着我:“看什么呢?这么出神!人家叫你好几遍都不理。”
  “没什么,发发呆而已。走吧。”
  我习惯地揽过蝶的肩,在转身的一刹那又下意识地看向女子,可是她已经不见了。


  现在明明不是上学的高峰期,路上却堵得一塌糊涂。自行车没法骑,许多人都焦躁得死命摁铃铛,除了带来满耳都是吵死人的铃铛声外,一点用都没有。我和蝶都庆幸没有骑车,这时候走路反而更轻松有效。
  校门越来越近,可是人群也越来越堵,并且开始听到些抱怨以外的议论。不少人都在说什么“真恐怖”,“吓死人了”,“真不敢相信”之类的话。
  难道学校又发生什么血案了?
我还记得刚大一那会儿,学校就有个学生被谋杀了,发现尸体的时候是早上,那天上学也是挤得要死。其实大家心里也明白,校园那么大,学生有上万,那么几个保安除了叫你进校门的时候下车,根本没实际作用。就算在学校里发生一两件凶杀案也不是不可能。
  我和蝶对视了一眼,蝶的眼中有些疑惑也有些害怕。我搂紧她,向旁边的同学问道:“同学,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人心慌慌的?”
  “听说咱们学校发现了两具尸体。”
  “又是凶杀案吗?”
  “这回不是那么简单。那两具尸体十分蹊跷,好象干尸一样。”
  我和蝶都大吃一惊。发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难怪大家会这么紧张。看着周围纷乱的人群,我忽然觉得被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后来,学校取消了早上的课,警方也封锁了发现尸体的那条路。其实就算它不封锁,我估计也没人够胆从那条路走了。
  我这人是过一天算一天,能趴着就绝不坐着的,从来都没功夫多管什么闲事。大一那件谋杀案发生时,我也是初听到时觉得震惊,听完了也就拉倒了。可这回不知怎么搞的,整个下午的课我都没听进去,满脑子就是这件事。其实也就听那同学说了两句,别的一概不知,可是就觉得这件事模糊一团堵在我胸口了。大概,是这回的事太离奇了吧。
  蝶倒是挺轻松。晚上一块吃饭时,她已经彻底从早上的惊吓中恢复了,而且一个字也没提到干尸。我有些疑惑,因为她是好奇心特别旺盛的女生,有点什么事非得弄明白才算完。干尸的事应该能充分挑起她的好奇心,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而且她看起来高兴得很。
  “是不是有什么特别好的事?”
  “啊?”蝶抬头看看我说,“没什么。”
  “都高兴成这样了,还说没什么?”蝶明显对我有所隐瞒,我有些不满,“什么事还对我保密?”
  “不是我不告诉你,是你肯定没兴趣,而且搞不好你还得吐。”蝶撇撇嘴说。
  她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八成是和蝴蝶有关,平时我一定厌恶地立刻转移话题,可是今天我却想打破砂锅问到底了:“说来听听。”
  “啊?你不嫌恶心?”蝶惊讶得看着我。
  话说出口了,我自己也觉得有些意外,不过嘴巴还在坚持:“再恶心也不会比干尸恶心吧!”
  蝶显然不满我把她心爱的蝴蝶和干尸相提并论,不过也没说什么抱怨的话:“前几天我们班集体出游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只从没见过的蝴蝶蛹,所以就带回咱们生物系的实验室了。后来每天都去观察,都没见有什么动静,可今天下午我去看了,竟然有只蝴蝶破蛹而出了。真是美丽得不得了!”
  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嫌恶地说:“光是想象蝴蝶钻出黑不溜丢的蛹的样子就觉得受不了,你怎么还能看?”
  “唉,就是没亲眼看到它出蛹的过程才让人遗憾呢!估计不是昨晚就是今早出来的。漂亮极了,是我目前为止见过的最美的蝴蝶。”蝶一脸的陶醉,“全身都发着幽幽的蓝光~~”
  闻言,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迅速降至零点,心脏猛地一窒:“你说什么?”
  “嗯?我说它全身都发着幽幽的蓝光,虽然微弱却很美丽~~”
  “够了!”我大吼。
  附近的同学都被我吓了一跳。蝶怔怔地看着我,很快地她也发了火:“你发什么脾气!
我不想说,你偏要我说。现在说了,你又大吼大叫的,干什么呀!”
  我惊觉自己的失态,慌忙道歉。好说歹说,大小姐才收了怒气:“算了,以后打死我,我也不跟你说蝴蝶的事了。”
  我也不知道刚刚怎么会那么失态,可是确实有一股强烈的感情支配了我。那强烈的感情突然地狠狠地袭击了我之后,又突然消失,让我无法理清。
  我和蝶谁都没再说一句话,这顿饭吃得味同嚼蜡。
  唉,今天的我,实在有些反常。
  吃完饭,我就和蝶分道扬镖了。蝶去了实验室继续观察她的宝贝疙瘩,我决定在学校里自习会儿。

教室里松松散散坐了几个人,我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本来以为出了那档子事儿,不会有人出来自习了,没想到不怕死的不只我一个。自习的还有两对情侣,旁若无人地谈情说爱。看着别人的亲热劲儿,我越发觉得晚饭时对蝶的那通火没道理。还是去给蝶好好道个歉吧!可是转念一想,她现在还在实验室,我去那儿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要道歉也不急在一时,明儿再说吧。但是眼见别人卿卿我我的,书是一个字也看不下了。算了,出去随便走走,等再晚一会儿去生物实验楼下等蝶好了。
  单肩背着书包,我把手抄在口袋里百无聊赖地走着。发了N多条消息给她,她只说再等等,我只好一遍又一遍的打转。
  路灯挺精神地亮着,照得脚下的石板微微发着光。我盯着石板发了会儿呆,然后看看手表:乖乖,十点半了。怪不得大半天没见人影了,自习的人差不多都回去了。我敢说现在还在学校的,除了要爱情不要小命的恋人,就只有我这个苦命人,还有蝶那个恋蝶狂了。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我又发一条消息给她,暗想她要是还不走就随她了,反正我冷得受不了了。还好,大小姐终于同意回去了。我松了口气,大踏步向生物实验楼进发。
  路上异常的安静,寒风吹得我骨子里发冷。我疑神疑鬼地向四周张望着,一种莫明的恐惧浮上心头。
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而路,却变得不可思议的长。
  “啊!”
  一声女人的惨叫扯得我全身的神经痉挛。我惊慌地循声望去,一个女生踉踉跄跄的从暗处跑出,身上停着数十只闪着蓝光的蝴蝶,还有一群同样的蝴蝶追随着她。她的脸迅速地衰老,乱舞着双手向我扑来。
  可是她还没到我的面前,就已经不支地倒在地上,大量的蝴蝶立即蜂拥而上层层包裹了她。很快我再也看不到她,只看到一堆蝴蝶在地上蠕动,幽幽的蓝光兴奋地忽弱忽强。
  我吓得呆住了,冷汗涔涔。不久蝴蝶陆续飞离,蝴蝶群意犹未尽地围绕着女生起舞,而那个女生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我
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一切都晚了。那团蓝光已经发现了我,开始向我逼近。
  我转身就跑,使尽吃奶的力气,可是蝴蝶扇动翅膀的声音越来越近。很快后背传来尖锐的刺痛,我绝望地闭上眼睛:小命休矣!
  就在这时,随着“呼”的一声,身上的刺痛立刻消失了。我惊讶地睁开眼睛,转身看到一团青色的火焰包围了我。数不清的蝴蝶在青色的火焰里哀鸣,一眨眼的功夫就灰飞烟灭。青色的火焰渐渐退去,一名女子出现在我眼前:清秀的容貌,纤瘦的身形,深红色的风衣——竟是今早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女子!
  她看着我低吟出两个字,轻似叹息。
  什么?我没有听明白,迟疑地问:“是你救了我?”
  她没有回答,两翦秋水似忧且怨。
  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好象我是寡情薄信的负心人?我从没见过她呀!我有女朋友,且自认对蝶不错。
  蝶?我忽然想起吃饭时,蝶一脸陶醉地说新生的蝴蝶闪着幽幽的蓝光~~糟糕!
  我发疯般从女子身边擦过,向生物实验楼跑去。蝶现在有危险,顾不得别人了!


  “蝶!”
  我大吼着,一脚踹开实验室的门。灯火通明的室内,蝶被我吓了一跳,吃惊地看着我。
  我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捉住蝶的肩:“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什么怎么样?”
  我把蝶从头到脚看了个仔细:太好了,蝶安然无事。
  “你怎么了?大吼着冲进来,把人吓死了。”蝶疑惑中带着嗔怒,“她是谁?”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原来那个女子也跟来了。
  “蝴蝶呢?”我没空和她解释,只是睁大了眼睛四处搜寻。
  “什么蝴蝶?”
  “就是你说的才出蛹的那只蝴蝶!”
  “没了,我也正找呢!”
  “没了?”我怔在原地傻傻地重复了一遍,不知是喜是悲。
  “就是刚刚我去了下厕所,再回来就没了。我都快急死了。”
  “别找了,那种鬼东西没了也好!”一想起几分钟前差点丧命,我就没好气。
  “那怎么行,我还没搞清它到底是什么蝶。搞不好,是尚未发现的新品种!”蝶气极败坏地说,下一秒她又对着我身后大叫:“你在干什么?”
  我回头一看,女子手中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她抬起头不紧不慢地看了一眼蝶,然后掌心窜出一串青色的火苗,黑色物体就像那些蝴蝶一样消失了。我明白了,那是空蛹。
  蝶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
  “什么新品种!你知不知道那根本就是吃人的恶魔!”
  “吃~~吃人?”蝶慌乱地看着盛怒中的我。
  “那些干尸就是你找到的蝴蝶弄的!我刚刚就差点变成干尸!幸亏~~”对了,刚刚我不顾三七二十一跑了来,还没向人家道谢。
  “你是从哪里发现蝴蝶蛹的?”
  刚刚情况非常,我没有注意女子的声音。现在听来,她的声音透着股清冷,完全不似蝶的温柔,可是却是一种别样的好听。
  “是~~是在郊外的~~一座山上。”
  “发现蛹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别的特别的东西?”
  “阿扬~~”蝶带着浓厚的鼻音向我求助。
  “回答我的问题!”她的眼神变得锐利。
  我握住蝶的手,感觉到她的手心冒出冷汗:“别怕,有什么说什么。”
  “我~~是在一块石头下发现的~~周围还有五块石头~~摆得很奇怪~~好象是成五角星的形状~~”

女子眉头一紧,脸部线条紧绷。就在我和蝶以为她要爆发的时候,她闭上眼睛硬是忍住了。再睁开眼,又恢复了自制冷静。
  “跟我来。”
  还没等我和蝶答应,她已经自行离开。
  “等一下,你要我们跟你去哪儿?”我拉着蝶紧跟上她。
  她头也不回地继续走着:“不想死就别问那么多。而且我只是叫你跟我来,并没叫她。”
  “你~~”
  我被她的无礼激怒,但她救了我的命,再说,谁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又冒出一群恐怖的蝴蝶?想到这儿,腾腾的怒火一下子灭了个干净。
  我和蝶握紧彼此的手,乖乖地跟在女子身后。
  原来,她要带我们去的就是蝶发现蛹的地方。
  我们是徒步来的,到山上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不管我怎么追问,她都无视我们的存在,一句话也不说。没办法,我和蝶只好安静地在一旁呆着。
  现在,蝶在我的怀里沉沉睡着。虽然她有的时候很任性,但终究只是个喜欢依赖我的小女生。不像某某人,冷得像块千年不化的大寒冰。
  有两三个小时了吧,她一句话也没说地坐在距离我们十几步的地方,凝视空气中的某点,任夜风撩起她的长发和风衣。可是她的表情是那么的寂寞,忧郁像一丝挥之不去的轻烟若有若无的缠绵在她的四周。
  我刚想出声打破这寂静时,她伸出了右手,掌心向上。一瞬间,在她的掌心上方出现了一把闪着青色柔光的匕首。然后,匕首射出一束月牙色的光向夜空发散。月牙色的光束象涟漪一样振颤,渐渐地,在光束的中心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
  明明是模糊的身影,在我的脑中却变得十分的清晰。那是一个貌美出尘的古代男子。黑绢一般的长发,白皙的皮肤,精致柔和的五官,还有修长纤细的身体。衣袂飘飘,渺若仙子。他的美尤胜女子,却仍让人一眼看出是个男子。同他相比,任何人都只能是凡胎俗骨。
  她痴痴地看着男子的影像,重复地唤着:“尚钺~~尚钺~~”
  声音虽轻,可此时万籁俱静,我听得一清二楚:原来那个时候,她说的是这两个字。可是,我怎么知道是尚钺,而不是上月,或者其他的字?尚钺是谁?是那个男子的名字吗?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我决定问个明白。
  安置好蝶,我尽可能的放轻脚步走到她身边。她看起来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你能看见他,对吧。”
  “呃~~是。”
  没想到是她先说话,我有些意外。此时,她的声音出奇的温柔,与之前的强硬无礼判若两人。
  “尚钺~~”她轻叹,眼中有泪光在闪烁。
  我心里忽然涌起莫明的悲伤,也许是被她感染了吧。
  “他是尚钺?”
  “对。”
  “他~~是你所爱的人吗?”
  “是,不过他已经死了。”
  她还是没有看我,我的心觉得有些刺痛。
  “那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他的灵魂?”
  “不。这是因为
我的思念,而形成的幻影。”
  “他~~他是怎么死的?”
  我看到她的眉微微一颤,一滴珠泪滚落。是因为我的问题吗?我开始后悔问了这么冒昧的问题。我不想看到她哭泣,宁可她还是爱理不理的样子。
  “对不起,我问了不该问的。你忘了我说的话吧!”
  她收回匕首,幻像立刻消失了。
  转身对上我的眼,她一字一字地答道:“是我亲手杀了他。”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