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无·阿超

——一个享受爱情的人是快乐的人

 
 
 

日志

 
 
关于我

凡事顺其自然,遇事处之泰然,得意时淡然,失意时坦然! 本博客所有文字及图片如可能涉嫌侵犯他人合法权益请及时向本人反馈拾无·阿超将会尽快移除!!

古龙版高考作文:最扣人心弦的推理故事  

2006-06-13 20:41:12|  分类: 杂文论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国有个富人,一天大雨把他家的墙淋坏了。他儿子说:“不修好,一定会有人来偷窃。”邻居家的一位老人也这样说。晚上富人家里果然丢失了很多东西。富人觉得他儿子很聪明,而怀疑是邻居家老人偷的。 以上是《韩非子》中的一个寓言。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听到类似的故事,但是,也常见到许多不同的甚至相反的情况。我们在认识事物和处理问题的时候,感情上的亲疏远近和对事物认知的正误深浅有没有关系呢?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请就“感情亲疏和对事物的认知”这个话题写一篇文章。

注意:
  ①所写内容必须在话题范围之内。试题引用的寓言材料,考生在文章中可用也可不用。②立意自定。③文体自选。(4)题目自拟。⑤不少于800字。⑥不得抄袭。

   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

  这张短笺此刻就放在富人的手中,富人的脸色铁青,不发一语。

  这张短笺是富人之子在墙洞里捡到的。昨夜暴雨滂沱,院墙上的小小鼠洞居然被雨水冲得有半人之高,而就在这个半人高的墙洞里,富人之子发现了这个短笺。

  虽然从满是泥泞的墙洞中捡来,但短笺并没有沾染半个泥点。淡紫色的纸张上的字飘逸潇洒,所发出淡淡的香气更是如兰似麝。

  “怎么办?”富人在怒吼!

  “把墙洞补上。”富人之子淡淡的说道。

  “你说呢?”富人转头看向邻人之父。

  “我的意思也是把墙洞补上。”邻人之父的言语小心而又谨慎。

  “我就不信这个蟊贼能在眼皮底下把我的白玉美人偷走!!”富人的眼睛里闪出狂怒的光芒,“谁也不要把墙洞补上!我倒要看看这个蟊贼有什么能耐!”

  富人甩袖而去,只留下富人之子和邻人之父面面相觑。

  富人提着一把刀在墙洞前面思考着,富人决不是一个蠢人,但他现在打破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个胆大妄为的蟊贼知道他有白玉美人,而他更想不通的是这个 贼既然要来为什么还要通知他。

  富人不但困惑,而且愤怒。他并不愤怒蟊贼要偷他的白玉美人,他甚至还有些欣赏蟊贼的识货,他愤怒的是蟊贼居然如此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就凭这一点我也要杀了他!”富人心里恨恨的想。

  富人之子施施然来到了墙洞之前,他的手里并不象他父亲那样有一把刀,而是有一把镐头。

  “你来做什么?”富人瞪了儿子一眼。

  “我来把墙洞下的污泥清理干净,既然客人要来,我们不能不讲待客之道。”富人之子的言语充满礼貌。

  富人漠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忽然发现儿子比自己想象的要阴险。

  在富人的字典里,阴险就是聪明。

  “今天我们两人就守在墙洞这里,以我们二人之力,我不相信我们对付不了这个蟊贼!

  “富人对自己的儿子说。

  “就怕他不从这里进来。”富人忽然充满担忧的说。

  “他一定会从墙洞里来的!”富人之子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难道他会傻到自投罗网?”富人对儿子的说法很不满意。

  “因为他骄傲。” 富人之子的眼神深邃而悠远。

  邻人之父送来了一堆东西,诸如捕兽夹和渔网之类,甚至还有一瓶迷香。邻人之父对富人说道:“我还是建议你最好把墙洞堵上,然后一个人躲在密室里好好的守住白玉美人,这样最安全。”

  富人冷冷的表示感谢,富人对自己的邻居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在他的心目中,邻人之父未必比一个蟊贼更加可靠。

  离子时只有一刻钟了,富人和儿子站在墙洞前面静静的等,富人手里拿着一把刀,而富人之子的手里拿着一把镐头。

  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连周围的野狗的叫声也不比平时更大。

  富人的心里忽然充满了豪气。

  “我的五虎断门刀也不是吃素的!”富人对自己的儿子大声的说。“而且…”富人把嘴巴贴近了自己儿子的耳朵,“为了防止邻居的老头子趁我们守在这里而从别处翻墙来偷白玉美人,我已经把白玉美人放在了…”,富人从来对自己的邻居都有戒心。

  “果然英明神武!”富人之子淡淡的夸奖自己的父亲。

  富人嘴角泛出了一丝笑意,紧盯着面前的墙洞。

  子时了,蟊贼还没有来。

  “蟊贼看来不敢来了!”富人紧握着手中的刀,话语里充满着自信和骄傲。

  “看来蟊贼是怕我们了!”富人继续说道。

  “难道是谁跟我们开玩笑?”富人忽然开始疑惑了。

  “你为什么不说话?”富人转头喝斥自己的儿子。

  忽然,富人的眼睛瞪大了。

  在他的面前不再是儿子那熟悉的脸,而是另一张笑眯眯的面孔,这张面孔虽然英俊,但对于富人来说却是说不出的诡异。在这个人的手里,赫然提着一张面具,富人认出那张面具,描的是自己儿子的脸。

  “我就是那个蟊贼,不过你也可以叫我的名字——楚留香。”楚留香微笑着说,“为了防止邻居的老头子趁我们守在这里而从别处翻墙来偷白玉美人,我已经把白玉美人放在了墙里!”,楚留香微笑着重复着富人的话,表情里充满了感激。

  富人大吼着把刀劈向墙里,“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富人的声音已经绝望。

  可是一个更快的身影已经抢在了他的前面,富人只感觉眼前一闪,楚留香已经又笑眯眯的站在了他的面前,只不过墙洞的旁边又多了一个洞,而楚留香的手里却多了一个白玉美人。

  “再次感谢仁兄的乐善好施!”楚留香微笑着躬手作揖,飘然而去。

  只剩下富人呆呆的站在原处。

  “你太过于相信自己的儿子,而忘记了亲情之外的人的忠告!感情上的亲疏远近影响了你对事物的认知!” 邻人之父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富人的旁边。

  富人还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忽然,富人仿佛恍然大悟般,转头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清楚?”

  “因为我是胡铁花。” 邻人之父淡淡的答道。

 

                来源: 网易论坛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